中國商務新聞網> 經濟合作與利用外資

“三十而立”,中國-東盟新起點再出發

來源:  時間:

  中國商務新聞網 “三十而立”。今年是中國-東盟建立對話關系30周年,經過30年的共同發展,從對話關系、磋商伙伴、全面對話伙伴到戰略伙伴關系,中國與東盟收獲了沉甸甸的經貿碩果,建設了更為緊密的命運共同體,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背景下為低迷的全球經濟增添了一抹難能可貴的“亮色”。

  中國商務部部長王文濤在近日舉行的第20次中國-東盟(10+1)經貿部長會議上表示,30年來,中國-東盟經貿關系已成為亞太區域最成功、最具活力的合作典范。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應共同推動中國-東盟經貿合作更加深入、創新發展。

  貿易額有望創歷史新高

  從1991年的83.6億美元到2020年的6852.8億美元,貿易規模擴大了85倍;2020年實現了互為第一大貿易伙伴的歷史性突破……中國-東盟取得的這些成績,為雙方建立對話關系30年來的經貿合作寫下了精彩注腳。

  盡管面臨疫情帶來的挑戰,中國-東盟經貿合作仍逆勢上揚,進入全新發展階段。今年前8個月,中國對東盟進出口5539.2億美元,同比增長33.3%。截至6月底,中國和東盟國家相互累計投資總額超過3100億美元,東盟是中國最主要對外投資目的地和外商直接投資來源地。

  上述成績的取得,進一步印證了中國-東盟關系歷經30年風雨日臻成熟。受訪專家一致認為,今年雙方貿易額有望創歷史新高。

  對此,商務部研究院亞洲研究所副所長袁波在接受國際商報記者采訪時給出三方面理由:首先,中國-東盟區域內產業鏈供應鏈聯系緊密,尤其在電子制造、汽車、紡織以及石油化工等產業上,雙方已建立了緊密和穩定的產業鏈供應鏈合作關系,因此即使有疫情沖擊,雙方貿易也保持快速增長。其次,隨著中國-東盟自貿協定的深入實施,中國與東盟國家的貿易自由化便利化水平達到較高水平,這為貨物貿易的發展提供了良好保障。再次,《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的簽署,為區域內貿易投資的發展提供了良好預期,再加上中國和東盟既是RCEP區域的制造業中心,也是國際投資的熱點區域,進一步為雙方貿易增長提供了動力。

  上海市委黨校開放戰略研究中心主任鄒磊對國際商報記者分析道:“越南、馬來西亞、泰國在中國-東盟貿易額中分列前三位,三國合計約占中國-東盟貿易總額的60%左右,是名副其實的‘基本盤’。僅今年上半年,中越、中馬、中泰貿易額就同比分別增長41.3%、43.9%和38.2%,為全年貿易增長奠定了重要基礎。”

  印尼長友集團董事長黃一君是中國-東盟經貿合作不斷深化的親歷者,集團每年在中國的采購總規模達300億美元。作為多年來往于中印的老貿易商,他對雙方經貿關系有著最直接的感受:“印尼是一個擁有約2.7億人口的國家,資源豐富,中國擁有穩定的產業鏈供應鏈和龐大的市場,兩國經貿合作潛力巨大,發展前景廣闊。RCEP的簽署更是為兩國經貿往來創造了更多機遇。”

  經貿合作提質升級迎新空間

  如今,中國-東盟關系站上新起點,迎來合作提質升級的歷史性機遇。

  鄒磊表示,面對疫情大考,中國-東盟經貿合作的穩定性和韌性愈加凸顯,隨著西部陸海新通道、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升級版、中國東盟信息港的加快建設以及RCEP簽署與共建“一帶一路”深入推進,雙方經貿合作潛力巨大,增長點較多。

  他舉例說,在跨境電商領域,疫情防控期間,泰國的香米、榴蓮,馬來西亞的白咖啡,柬埔寨的芒果等商品在中國電商平臺持續熱銷,跨境電商在促進東盟國家對華出口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隨著中國-東盟信息港和西部陸海新通道加快建設,絲路電商有望在雙方貿易往來中獲得更大發展。

  在新能源領域,東盟國家清潔能源儲備豐富,在全球加強應對氣候變化合作、推動能源轉型的大背景下,中國-東盟共建綠色絲綢之路將步入加速期。比如,可以考慮在“一帶一路”合作項目中擴大新能源開發、運用與技術合作,以及支持中國新能源汽車企業前往東盟國家設立生產基地和研發中心。

  值得一提的是,數字經濟已成為中國-東盟“后疫情時代”合作的新亮點。袁波認為,中國-東盟存在互補優勢并且都將數字經濟作為未來推動經濟發展的新動力,中國有先發優勢,東盟有市場潛力。國家工業信息安全發展研究中心發布的《2020年東盟數字經濟發展情況報告》顯示,2020年,東南亞數字經濟相關服務成交總額達1000億美元。《谷歌淡馬錫2019東南亞數字經濟報告》預計,東南亞數字經濟整體規模預計在2025年將達到3000億美元。

  “未來隨著中國-東盟自貿區以及RCEP合作的推進,中國與東盟國家在跨境電子商務、智慧城市、傳統產業數字化等領域將有較大的合作空間。”袁波說。


亚洲有码薄码